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見好就收

“浙軍威武!”“浙軍牛嘩!”“浙軍加油!”“浙軍真男人!”“浙軍浙軍我愛你......”

聽著城上浪潮一樣讚類浙軍、加油助威的聲音,城下的浙軍一個個像是喝了三斤雞血丈灌了三斤白酒一樣,一個個嗷嗷叫著追擊倭寇。

這是他們從來冇有過的體驗,以往他們是山賊土匪,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,老百姓咒罵痛恨他們還來不及,哪裡會讚美他們為他們加油助威啊。

聽著讚美加油的聲音,這一刻,他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,霸王項羽、三國呂布、猛男元霸等紛紛附體,即便倭寇向東南撤離浙軍將士也都紛紛嗷嗷叫著向東南撲去。

看到浙軍將士如此威武霸氣,城上的老百姓更是扯起了嗓子加油助威,聲震天地,一浪又一浪,此起彼伏,城牆都彷彿被聲浪給撼動了。

倭寇向東南撤退途中,鍋島直男看到浙軍竟敢銜尾追擊,不由咧嘴一笑,殺氣騰騰的下令道,“嘿嘿,不知死活的東西,還真以為怕了他們,待他們再向前追百米,脫離了城內支援,便迅速回頭將他們吃掉,讓他們知道死亡是何物!嘿嘿,我還冇有殺過大明的皇親貴呢......”

“嗨!”鬆浦三番郎點頭,回頭掃了一眼還在追擊的浙軍,接著說道,“正好殺了這一支大明的皇族親軍,用他們的首級祭奠鬆下他們的亡魂!”

“嘿嘿,我的大刀早就饑渴難耐了。”

“統統死啦死啦滴!”

一眾倭寇嗷嗷大叫,像是一群饑渴了無數天、壓抑了無數天的餓狼一樣。

四十米

五十米

六十米

......

來吧來吧,再來三十來米,就可以送你們上路了,倭寇猙獰的期待著,隨時做好了回頭衝殺的準備。

但就在這時,倭寇看到軍陣中那個年少的將領高高的伸出了手,大聲喝令:

“止步!所有人止步!窮寇莫追!膽敢擅自追擊者,以違背軍令重處!一人擅自追擊,重懲全伍!一伍追擊,重懲全什!以此類推,嚴懲不貸!”

浙軍雖然還做不到令行禁止,但是聽了朱平安的號令後,也都陸陸續續的止步,有些上頭的還想要繼續追,被他們伍的人七手八腳給拽了回來。

看到浙軍散亂的停止了追擊,倭寇們紛紛遺憾不已,該死的,隻差二十來米!就可以殺個痛快了!

“雖然這支明軍冇有再繼續追擊,但是此處距離城池也有三百餘米的距離,應天城上想要支援,也需要調兵遣將再出城三百米,這段距離夠我們回頭衝殺一陣了。況且,嗬嗬,城上也不見得會出城支援,方纔這支軍隊衝過來時,纔是最好的支援時間,結果城上都冇有出動兵馬。”

鬆浦三番郎回望止步的浙軍,眸子一片嗜血猩紅,低聲對鍋島直男道。

自登陸大明以來,他出謀劃策,從來冇有失敗過。可是今天不僅他圖謀應天的計劃被挫敗,還致使鬆下他們二十四人被殺,這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敗令他顏麵大損,心中窩火至極,迫切想要狠狠的發泄一通。

“三番郎你的意思是可以回頭衝殺一陣?”

鍋島直男興奮的裂開了大嘴,舔了舔舌頭,他早就想衝殺這一股明軍泄恨了,而且殺了大明的皇族也是難得的榮譽啊,喪失了攻破應天的不世之功,但是有一個滅殺大明皇族的榮譽也勉強可以聊以撫慰啊。

但就在這時,一眾倭寇又看到那個年輕的將領再次下令,浙軍將加裝厚木板的馬車頂在了前麵,一邊緩緩後退,一邊不停的向著倭寇方向張弓射箭放火銃......

雖然準頭距離還是拉稀的緊,但亂飛的羽箭和鉛丸卻也形成了難以突破的封鎖。

看著猙獰刺蝟一樣的明軍,鬆浦三番郎遺憾的搖了搖頭,“現在不可了。”

“這支明軍真是膽小奸詐!”

鍋島直男看著緩緩後撤、亂射羽箭的浙軍,不由扯了扯嘴角,鄙夷的罵道。

鬆浦三番郎微微搖了搖頭,緩緩說道,“不是膽小奸詐,而是重利惜身,這支明軍的統帥不愧是大明的皇族,占足了救援應天的功勞後,便果斷後撤,一點危險也不肯冒,也隻有這些皇族纔會如此珍惜性命。當然,他們也就隻能占點小便官,即便裝備再精良,也擔不了重任。”

“哼,算他命大!走!”鍋島直男哼了一聲,帶著一眾倭寇不慌不忙的向東南方向而去。

看到倭寇向東南離去,朱平安鬆了一口氣,若是這夥倭寇悍不畏死的衝過來,浙軍還真不一定頂的住,畢竟浙軍也隻不過才成軍月餘時間而已。

方纔從樹林向倭寇衝鋒時,浙軍就已經暴露出了很多問題......

好在,倭寇退了。

朱平安看著倭寇撤離的方向,不由向上扯了扯嘴角,然後扭頭對一眾浙軍下令道,“全軍整隊,回城休整,今天晚上還有事情要做......”

“哦哦,回城,回城,倭寇跑了,咱們浙軍第一仗就打了一個打勝夥,來了一個開門紅。哈哈哈,這應天城算是被咱們給救下來的吧?”

“廢話,肯定算的,倭冠圍著應天一通耀武揚威,應天守軍連個屁都不敢放一個,是咱們在大人的帶領下,天神下凡一樣衝出來,視死如歸的殺向倭寇,個個都是神箭手、神銃手,將倭寇殺的屁滾尿流、抱頭鼠竄,城上的臉都被打腫了吧。”

“以前聽說書的說,軍隊勝利了,那老百姓都是擔十壺漿,夾道歡迎。咱們救了應天城,是不是也有這待遇,大姑娘小媳婦的給咱擔十壺漿......”

“你個大字不識的老粗,不懂就不要亂說,什麼擔十壺漿,那是篁食壺漿,不嫌丟人顯眼......”

“我說的就是擔十壺漿啊,不是擔四壺漿,是你聽差了吧......”

一眾浙軍看到倭寇跑了,也都放鬆了下來,一邊在朱平安的命令下整隊,一邊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很快,浙軍就整好了隊形,在朱平安的帶領下,一個個邁著把自己牛逼壞了的步伐,雄赳赳氣昂昂的嚮應天城而去,一邊走一邊歡聲笑語。

應天城頭上一眾百姓,看到浙軍驅逐倭寇歸來,掌聲雷動,歡呼叫好聲如雷貫耳。

當然,也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興奮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