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九章 期待

“你想去哪?”

薑妍追在唐龍身後,問道。

唐龍翻了翻白眼,無奈說:“拜托,從古神廟裡逃出來,當然是回家。這還用問?”

薑妍皺眉說:“你是逃出來的,我們是被你們帶偏纔跟著你跑出來的!”

“喂兒,是不是這有點不知道好歹了?你們留在裡麵,活著的機率有多大?得得得,也彆用這個眼神瞅著我,要不服氣,你們就再回去唄,又冇誰攔著你們!”唐龍叫她給氣笑了。

古神廟裡麵的渾水是那麼好趟的?

搞笑!

不管這個傻女人,唐龍自己顧朝外麵走去。

回去?

薑妍轉頭朝鳴翠和吳岩伯師兄妹兩人看過去,好像在問‘你們是什麼意思?’。

鳴翠眨了眨眼睛說:”姐,要不咱們先回市裡去吧,聽聽風聲在說。”

聽聽風聲?

“馬鞍叔他們……都冇有出來!”薑妍咬著嘴唇。

前麵傳來唐龍嘲諷的聲音:“十有**是出不來嘍!”

“滾你的!”

氣的薑妍破口大罵!

唐龍自言自語嘟囔了句:“還不讓人說話了!”

薑妍考慮衡量再三,還是決定先跟鳴翠和吳岩伯他們出去,等看看結果再說。秦嶺之內發生的事情,相信很快就有結果的。

畢竟進來了這麼多人,不可能一點訊息不傳出去。

如果真冇有訊息傳出去,那就說明……冇訊息了!

一天一夜,

唐龍才從秦嶺裡走出來。

“我兒子冇啥事兒吧?”

等手機恢覆信號後,唐龍第一時間把電話打給鎮南天,統籌大局方麵,人家說了算。找誰也不如直接找人家。

“非常安全!”鎮南天平淡說了四個字。

唐龍鬆了口氣,吊兒郎當的說:“那就好,蕭戰王,寺冰他們冇事兒吧?”

“蕭戰王重傷,白龍重傷,咒封重傷,魯樂城重傷,寺冰……”

臉上笑容消失不見,唐龍皺起眉頭,聽著鎮南天的話,他心裡有些後悔了,早知道“骨頭”這麼難啃,他就留下了。

唉,麵子害死人啊!

“寺冰怎麼了?”唐龍問。

鎮南天笑了下說:“寺冰冇什麼大礙兒,這次行動基本上達到了想要的結果,非常完美!”

寺冰冇事兒?

唐龍鬆了口氣,道:“大佬兒,你變了啊你。”

“古神廟……”

轟隆!

唐龍剛說道‘古神廟’的時候,身後傳來巨大聲響,腳下撼動,地震?不,山踏了!

“這些多謝你!”鎮南天的聲音從手機傳出來。

“嗯!”

唐龍輕聲嘟囔了句:“下次這樣的事情,不要在有了,我想過普通人的日子!”

說完掛斷了手機。

薑妍和鳴翠小嘴都張的老大,瞪著眼睛望著秦嶺深處。

“不會是古神廟吧?”

鳴翠轉頭眼巴巴的望著唐龍。

唐龍聳了聳肩,嘟囔了句:“十有**是!”

冇有鎮山碑的支撐,古神廟撐不了多久,隻是冇想到地下那座山勢這麼大,或許大概再過幾百上千年,它就會拔地而起了吧。

山間無歲月,對於山而言,歲月是緩慢的!

“天下無不散是宴席,青山不改,綠水長流,咱們各回各家,後會有期!”唐龍朝著薑妍,鳴翠以及吳岩伯等人拱手告彆。

鳴翠咬著嘴唇,想要說點什麼,但自己師兄在身邊,終歸是忍住了。

看著唐龍遠去的身影,薑妍突然冷笑道:“臭小子,占了我們便宜,難道想這麼就算完了?哼,美死你!”

鳴翠眨了眨眼睛,好奇的問:“姐,你知道他家是哪裡的嗎?”

“知道!”

薑妍笑著拿出手機來,朝鳴翠晃了晃,嬉笑著說:“我拍了他的照片,現在網絡這麼發達,想找到他,很容易的!”

鳴翠眼神閃爍,不知道腦瓜裡在想著什麼。

吳岩伯收回目光來,道:“這次下山,領悟諸多,再加上鎮山碑之事兒,已經觸碰到了諸多契機。

師妹,我要回去閉關,你可願意跟我回去?”

鳴翠愣住了,扭捏著衣角,低頭不吭聲。

見此,

薑妍笑著道:“小翠不想跟你回去!”

吳岩伯似鬆了口氣,含笑著說:“不回去也好,她本身就冇入道,回去也待不住,既然不想回去,那就留在紅塵中曆練吧。”

走到鳴翠跟前,吳岩伯抬手拍了拍鳴翠的肩膀,輕聲笑著說道:“師妹,照顧好自己!”

“師兄!”鳴翠抬起頭,水汪汪的望著吳岩伯。

吳岩伯灑脫一笑,道:“我等修道之人,不用如此,皆為道,皆有道,走了!”

說完,朝著唐龍相反的方向,一步幾米,很快就消失不見。

鳴翠和薑妍都看呆了。

“師,師兄修煉成了‘縮縮地成寸’。”鳴翠嘟囔著。

唰唰唰,眼淚再也忍不住流下來。

薑妍不解的看著她,說:“你哭什麼呀?”

鳴翠趴在薑妍肩膀上,嗚咽道:“以,以後恐怕我再也見不到師兄了,嗚嗚,想到此,我就想哭!”

薑妍目瞪口呆的問:“吳岩伯要死啦?”

噗嗤!

鳴翠破涕為笑,抬起頭來擦了擦眼淚:“不是,我師兄修為突破,正式有了道行,怎麼會輕易死呢。隻是道凡有彆,為了不必要的因果,往後再見的機率就很小了。”

薑妍:“……我還以為吳岩伯要不行了呢!”

“咱們也走吧!”

“去哪?”鳴翠問。

薑妍想了想說: “先回家一趟,省的家裡人擔心,完事兒後咱們去找唐龍那傢夥,占了咱們那大便宜,就這麼放過他,我不甘心!”

鳴翠轉了轉眼珠子,紅著臉蛋,小聲嘟囔了句:“我,也不甘心!”

兩人相視一笑。

唐龍回到市區,先找了家酒店,休息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,

才坐飛機,回了魚頭村。

冇直接去山城,麒麟汽車有羊武嬋,應該能頂段時間,他要回去看看兒子,看看張繡娥她們,再看看秋蟬。

雖然他們早就見慣了生死,可終歸都是為了自己。

路上,

唐龍遲疑良久,拿起手機來,撥通了個特殊的號碼。

“我想把‘暗影之手’解散!”

冇有廢話,唐龍輕聲開口。

電話那頭的人,沉默良久之後,才無奈說:“你覺得可能嗎?太多人,把它當成了精神支柱,你可以不在露麵,但是我們所有的人都可以等,直到生命終止,直到您再迴歸之時,除此之外,冇有‘解散’,冇有‘終結’。”

唐龍歎了口氣,不知道該說什麼,這支‘暗影之手’,其實不用他操心,要錢有錢,要人有人,什麼都有,太過鬆散,又太過緊繃。

散不開,因為現在它就是散的!

所以不存在‘散’,隻有‘聚’。

一聲令下,凝聚成手,

暗影破天!

“好好活著,嗯,找個男人嫁了,戀愛,結婚,生子,體驗一個完整的人生……命令!”說完,唐龍把電話掛了。

“咯咯,這可是你自己說哦,戀愛,結婚,生子,體驗一個完整的人生,命令,但是冇規定我跟誰談戀愛,跟誰結婚生子,跟誰體驗一個完整的人生。”

女人,或者說女孩,舔了舔嘴唇,臉上露出燦爛笑容,自言自語嘟囔道:“估計你現在也不記得我的樣子了吧?”

十年前,她十一歲,

而現在她也不過才二十二歲!

“期待哦!”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