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墳

餘柒不知道她即將見到一個和她生命息息相關的人,此時準備出門散下心。

剛走出門口,就迎麵看到一個男人騎著電動車嘴裡喊著她的名字,問她怎麼樣了。

“你?”待他停在麵前,餘柒上下打量了下,不確定來人是誰。相隔十多年,她昨天纔回到這裡很多人已經認不出。

“你竟然不認識我了?我是你堂哥餘墨啊。”

“堂哥。”就是她口中好吃懶做的堂哥,餘柒臉瞬間拉垮。

“對啊。”餘墨這段時間都待在畫坊,餘維華去世後畫坊每天都有人來要債,眼看幾家畫坊都被人搬空抵債,麵臨關閉狀態,他一個頭兩個大。剛剛接到母親電話,說小堂妹回來了,他立馬騎著小電驢飛奔過來。

“你的臉怎麼了?他媽的誰打的?”餘墨伸長脖子盯著餘柒臉上的巴掌印,怒聲道:“告訴我,我去廢了他。”敢打他的小堂妹,誰吃了熊心豹子膽。

看著眼前這個她冇什麼好印象的堂哥,如此緊張自己的傷,餘柒愕然:“是,是早上二叔二嬸和大伯大娘來了。”

“我父親母親。”餘墨吃驚:“他們乾嘛打你?”

“冇什麼,起了點小爭執,不小心打到的。”

看在這麼多年他一直跟著父親,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,餘柒打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她看了下餘墨的小電驢,說道:“哥,我想去畫坊看看。”

村上到鎮上不遠,繞幾個村就到了,坐小電驢會方便點。

“哦,好,好。”小堂妹不想說,他也識趣的不問,等他回去再去問他父母。

餘墨吧唯一的頭盔取下來戴在餘柒頭上,叮囑她抓牢坐穩後,把她拉到了畫坊門口。

“你先進去,我去停車。”

為餘柒取下頭盔後,餘墨把車停到旁邊的停車區,隨後小跑進去,找到了正在看著一副未上完色的龍虎山水圖出了神的餘柒。

“唉,這是最後一批訂單,才做一半小叔就死了。其餘的都壓在倉庫,還冇來得及做就被退單了。”

餘默上前輕歎,這個世界上隻有小叔相信自己不是廢材,也隻有他不留餘力的教他做人學做生意,他就不明白小叔那麼好的一個人為什麼會自殺。

知道餘維華死的那一刻,餘默整個人都是蒙的,整整一天不吃不喝,認清事實後他發誓一定要守好小叔最後的家產。

“父親欠了多少錢?”

餘柒環顧整個畫舫,除了半成品的畫,所有的成品和掛件全部都被搬空,她轉身問餘默。

“小柒你不用擔心,你剛回來這些事哥會處理。”

餘墨看著餘柒眼神滿是心疼,從小就被家族排斥,還被自己父親送到親不見娘不疼的地方,連父親死了都來不及看有一眼,真是命苦啊,以後就讓他這個當哥的替小叔照顧她吧,再也不會讓她在這個家被人欺負,連父親母親都不行。

他堅定的抿了抿嘴巴,心裡把這個決定烙下。

“額”餘柒盯著餘墨看著他那認真的表情,腦海裡不停轉動。

二叔說過父親是因為做遠洋生意,賠光了家產,還欠了一堆外債。他一向冷靜沉穩,睿智,抗壓,她不相信父親是因為債務的事情選擇自殺。

而且她賬戶裡的錢,目前足夠再開十幾家分店,他為什麼要這麼做?

餘柒覺得這個事太蹊蹺,父親的死或許另有原因,但此時解決畫坊的問題最重要:“哥,我冇事,畫舫是父親的心血,我怎麼都要把它保留下來。”

“小柒,小叔欠外麵多少錢我不知道,但畫坊目前欠的材料款和解約賠償我算了下得二百多萬,你也看到了所有東西都被他們搬空用去抵債了。”

二百多萬小叔在的時候可以輕鬆解決,但現在人死不能複生,他去哪找這麼多錢補上這窟窿。

想到這些餘墨兩邊濃密的眉毛慢慢靠攏,原本消瘦的整張臉,瞬間被他又擠小了一圈。

“二百萬麼?”餘柒眼神波動,二百萬跟留給她的錢不過九牛一毛。

“是,一筆我們目前承受不了的钜款,晚點我回去問我父母和親戚朋友,看看能不能借點錢多少補點窟窿。”

餘墨看著餘柒愣住,以為是聽到這個數字嚇到了,趕忙安慰:“小柒你剛回來,畫坊的事哥來處理,你就好好玩玩,散散心哈。”

餘柒微抿嘴巴,呼了口氣後低著頭走出畫坊,餘墨屁顛的跟著。

走到門口看著外麵車來人往,餘柒的心裡的疑問更多了:“哥,父親埋在哪裡?”她該去問問父親,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。

餘墨朝著回家的方向挑了挑下巴,“就在後背山半那片田園,爺爺奶奶的墳也遷到那裡,你要去給小叔上墳麼?”

“嗯。”餘柒點頭。

“是該去看看了。”餘墨想跟她一起去,卻被她回絕了。他轉身去把小電驢開到餘柒麵前,並囑咐她小叔墳墓冇立碑的事,說完就回畫坊清點餘下值錢的東西。

離開畫坊,餘柒加快油門,返回到家中,她找到一個空瓶子,去奶奶的房間打了一整瓶人生果酒。再拿上幾個酒杯和一些香火,騎著小電驢來到後背山的田園上。

“又到了香穀秋收的季節了。”一眼望去整片田園金黃燦燦,餘柒壓抑的心情突然放鬆了許多。

小時候每到這個季節,父親都會拿著筆和紙來到這裡紀錄香穀的飽滿情況,長的不好的回去後他會找到那塊地的主人,詢問用農藥的情況,再告訴他們正確方法。

在靠山的小山坡上,餘柒找到了爺爺奶奶的墓碑,她清理了下墓前的雜草,給他們倒上生前愛喝的酒,燒了點香火。弄完後她站起身子四處望瞭望,冇看到父親的墓。她才記起村裡有個風俗,自殺和意外死的人都不能和祖宗葬在一處,會影響家族氣運,必須葬於千米之外,而且三年內不可以立碑,隻能培土深埋。

於是她拿起東西,圍繞著爺爺奶奶的墳墓千米外尋了一道,終於在自家一塊小田園處找到了父親的墳。

看著眼前的一堆土,餘柒蹲在地上雙手交叉相互摩擦,全身抽搐顫抖,眼中的雨滴再也控製不住,越凝越大順著腮邊落下,最終她還是哭出了聲。

“我終於被你徹底拋棄了,是麼?小時候把我送走,你冇有經過我的同意;長大後你看了我一眼放下卡就走,也冇有經過我的同意;現在連你死的時候也揹著我死,你怎麼對我這麼狠?你憑什麼對我這麼狠?”

直到這一刻餘柒才真正確定,她的父親死了。

她的哭聲感染了整片田園:麻雀停在了稻禾裡,不再飛翔;青蛙停下了捕抓昆蟲的舌頭,不再高歌鳴唱;風聲停止了嗩呐,把她的哭聲傳送到更遠的地方。

許久後太陽快要下山,餘柒擦拭完哭紅腫的雙眼,拿出乾淨杯子替換掉地上的杯子,給裡麵加滿人蔘果酒,燒了點香火給父親磕了三個頭後,便回到了家中。

https:///yuqiyumaowan/14809762.html?t=20220525044605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