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明之前

杏壽朗倒在地上,炎之呼吸的鬥氣萎靡地燃燒著,身體上每一個關節都在叫囂著疼痛。他望著眼前的惡鬼,咬著牙想要移動一下右手腕,下一刻便是一陣鈍痛傳來。他悶哼一聲,日輪刀終於脫手。

“你真的不打算變成鬼嗎?”猗窩座歪了歪頭,疑惑的問:“如果變成鬼的話,你的手就能立刻回覆如初了。”說完,他微微抬起腳,再用力踩地踩下去。杏壽朗強忍著不讓自己叫出來,但尺骨大概率已經斷了。

“不論發生什麼,我都不會變成鬼!”杏壽朗冷聲道。

猗窩座掃視著他,目光在獵鬼人右肋溢位傷口的獻血處停留,最後又回到那雙明亮的眸子上。

“你的眼裡冇有仇恨。”惡鬼說,“在我之前殺死的柱的眼神中,我看到的最多的便是仇恨。那種刻入骨髓、深入靈魂的對鬼的恨意。可你的眼裡冇有。杏壽朗,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成為獵鬼人的?”

“我冇必要告訴你這些!”

“是嗎......”猗窩座看了看不遠處的幾位弱者,又看了看西斜的群星,他鬆開了對興壽郎左手的牽製,也移開了踩在興壽郎右手腕處的左腳。獵鬼人驚訝又警惕地望著起身準備離開的惡鬼。上弦之三居高臨下地望著他,眼裡的戰意很快因不遠處的腳步聲而散去,他不耐煩地嘖了一聲:“那邊的弱者,你們要是再敢動一步,我就殺了他!”

炭治郎頓住腳步,下意識吞嚥了一下。

“趕緊養好傷,然後繼續和我戰鬥,我等著你,炎柱煉獄杏壽朗。”猗窩座對倒在地上的獵鬼人露出一個危險的笑。隻見他拿起掉在地上的日輪刀,非常乾脆地打斷刀身,在輕鬆地拆了整把刀後取走了那火焰般的刀鍔。“戰利品。”惡鬼難得的有些開心,他朝獵鬼人揮了揮手,忽然靠了過去,杏壽朗下意識繃緊了傷痕累累的身體,鬼冰冷的氣體在他耳畔吹拂著,低沉地嗓音帶著雀躍和邀請:“這是你的恥辱,獵鬼人,你放跑了一隻鬼,刀忍斷裂,刀鍔也被當成了戰利品。我等你,杏壽朗,等你將我打敗後拿回這個本屬於你的東西。”

天色逐漸轉亮,杏壽朗與猗窩座的目光交彙,他看到了鬼瞳中的欣賞和讚許,還夾帶著些許的好奇。片刻後,惡鬼離開,杏壽朗在確認那道氣息約去,取而代之的是清晨的一縷陽光落到自己的身上後,終於鬆了一口氣。陡然放鬆帶來的確實身體無儘地疼痛。他此刻再也忍不住了,發出一聲痛苦地呻吟,右手早已無力抬起,知能用左手輕捂住右肋的傷口,渾身的傷開始爭先恐後地悶疼起來。

原先就不那麼靈敏的聽力如今更是被耳鳴所覆蓋。杏壽朗隻能勉力看到在他身旁焦急等待隱隊員的炭治郎,他看見少年在眼中打轉的淚水,雖說很想安慰一下,可也冇什麼力氣這麼做了。

https:///zhizhuanzhuyuni/14727181.html?t=20220515004106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